您所在的位置: 余姚律师网 >律师文集

律师介绍

干伯煊律师 干伯煊律师,1999年通过律师资格考试,至今从事法律工作已13年,浙江民邦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具有深厚的法学理论功底和多年办案实践经验,有较强的分析能力,综合办案能力强。在公司法律顾问、知识产权纠纷、合同纠纷、...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干伯煊律师

手机号码:13958340461

邮箱地址:ganbx@hotmail.com

执业证号:13302200910581947

执业律所:浙江民邦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余姚市新西门路29号三楼

律师文集

司法认定的驰名商标奖金为何减半?

推荐阅读:

司法认定的驰名商标奖金为何减半?

王正志

日前有媒体报道,浙江某地政府修改对于驰名商标的奖励政策:对2008年度被行政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的,每只(件)奖励金额50万元;被司法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的,每只(件)奖励25万元。

看完该报道后惊讶不已:如此政策调整依据何在?政府政策导向难道是要让民众质疑我们的司法机关?本来已经够乱的司法认定还要继续乱下去?本来应当是由市场来评价的商标或者服务,现在竟然要因为出身不同而有不同标价?

司法认定驰名商标本来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象其他民事侵权争议一样:双方当事人对于某件事情有了争议,来法院做个裁决。法院依据事实与法律对于争议作以裁决,当事各方履行该裁决,则该案终结。本来只限于当事各方的“私事”只需要私下解决即可。涉及驰名商标的争议一方在具体案件里主张驰名商标的权利,另一方不认可。法院裁决有了结论后,各方自行执行,争议应该画上句号。联系到驰名商标“个案认定、被动保护”应该也是样,可事情的实际情形却变明显不同。

先是1982年法律规定,随后十几年的冷冻期,随后是1996年的行政认定一统天下;接着出现2001年、2002年的两个最高法院司法解释,2005年起,部分中级法院首开司法认定驰名商标的先河,社会众说纷纭。从不屑、抵制、到接受、到首选,期间不过短短三年。驰名商标也忽然之变成了一种荣誉称号,企业不惜重金广告宣传、政府不惜代价奖励。有些地区还以驰名商标拥有量为评价标准。司法认定驰名商标从被不少执法机构否认质疑到得到政府奖励到现在的奖励缩水似乎又感慨法治普及迅速时感到有些倒退。

最早有法律条文的是1982年《商标法》第十三条:就相同或者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未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就不相同或者不相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或者翻译他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不予注册并禁止使用。

第十四条:认定驰名商标应当考虑下列因素:

(一)相关公众对该商标的知晓程度;

(二)该商标使用的持续时间;

(三)该商标的任何宣传工作的持续时间、程度和地理范围;

(四)该商标作为驰名商标受保护的记录;

(五)该商标驰名的其他因素。

可见,有关驰名商标的立法本意是要保护那些长期使用、已经达到公众熟知的却因为种种原因未获得注册证的商标,因此驰名商标实际上应当是“未注册的驰名商标”。

作为国内商标事务的管理部门的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于1996年8月14日颁布了一个部门规章《驰名商标认定和管理暂行规定》(该规章于2003年6月1日起被修改为的《驰名商标认定和保护规定》)这样,行政认定驰名商标的做法得以确立。各类企业纷纷涌向工商机关要求认定驰名商标。

其实,行政与司法相同,都是“个案认定、被动保护”。如果裁定出来某商标为驰名商标也仅是在既定案件里的一个“状态”而非现在普遍理解的“荣誉”。

2001年7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域名民事纠纷案件的司法解释开始实施,根据该司法解释,“法院审理域名纠纷案件,根据当事人的请求以及案件的具体情况,可以对涉及的注册商标是否驰名依法作出认定”,由此正式揭开了驰名商标司法认定的序幕。2002年10月16日,又一部司法解释——《最高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实施,使司法认定驰名商标又多了一个法律依据。根据该司法解释,“法院在审理商标纠纷案件中,根据当事人的请求和案件的具体情况,可以对涉及的注册商标是否驰名依法作出认定”。

短暂沉寂到2005年10月开始,驰名商标的司法认定全面“提速”,在其后的一年时间内,激增了115件,总量达到187件。至于目前,司法认定的驰名商标数量又增加了多少,尚无准确的统计数字,但从相关新闻的见报频率分析,“奔跑”在司法

路途上的驰名商标的速度仍呈增势。

有关少数企业刻意通过司法途径认定驰名商标的报道出来后,很多人开始“忧虑”。包括高法院在内的不少部门也采取的对策,如最高法2006年底要求各地法院上报驰名商标案件结果,有些省市高院在省内颁布政策,从严审理驰名商标案件。现在执掌奖励企业大棒的政府又出台“降价奖励”,司法认定驰名商标似乎没有分量。

纵观驰名商标的发展,不难理解公众的盲目与误读,但追逐利益是企业的天性。企业期望通过驰名商标宣传自己、博取政府奖金无可厚非。公众对法律概念的误读也是法治进程的一个必经阶段。作为政府部门是否应该厘清立法本意,还驰名商标以立法本意而不是误挥指示棒花钱去“奖励”一个针对个案才有意义的“驰名商标”?更为重要的,政府有义务维护司法的公信力,法院认定的驰名商标打折奖励应当立即停止。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扫描二维码
法律咨询热线:
13958340461
联系方式:13958340461
地址:余姚市新西门路29号三楼
Copyright © 2017 www.jydl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律科技